« 上一篇下一篇 »

可明美对这个打算根本没有信心

可明美对这个打算根本没有信心,但她一直不说话。就在他靠着那根起重索的时候,她碰了碰他的肩膀。瑞克,你不可能让它重新飞起来的。为什么不试试飞机上的无线电装置呢?这应该会比较容易。他疲倦地从绳索上挪开身子,无线电在着陆的时候就摔坏了,碎片飞得满地都是,它再也无法使用了。噢。明美小声地说。瑞克仔细考虑,自己脑海深处的一些想法。他抬起手腕上的Heiko牌航空手表,改变了它的工作模式。也许它能帮我们离开这里。她靠近了些仔细打量,这里面有什么?惯性示踪器——它是一种罗盘。明美的表情显得很困惑,不过,罗盘不都是有两个指针,前后转动的吗?她把两手食指搭在一块比划着表达自己的意思。嗯?哦!瑞克笑起来。明美的样子有些委屈,就是嘛,我见过的罗盘都是那样打着转的。他们立刻出发了,瑞克打着手电筒照亮了前方的道路——那是从他的应急装备里取出来的。万一在这个又大又破的巨型浴缸里迷了路,依靠这种罗盘,我们就能找到来路返回嘲鸟号。